戴秉国忆访美:我的特别使命

  近日,原国务委员戴秉国回忆录《战略对话》一书出版。

  书中第三章“特别使命”,记录的是他2004年3月初,也就是3月20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作为中国政府特使,穿梭于美、德、法、日、俄间,向各方阐明对台立场的历史片段。本文为其访美记录,如今读来,依然有不少启发。

  

  出发前:拿什么“特别”的话去谈?

  出访前夕,我独自坐在外交部办公室里琢磨,去后该怎么谈呢?关于台湾问题,我们的那些话翻来覆去地不知道说过多少回了,人家可能都听腻了。封一个“特使”头衔给我,我拿什么“特别”的话去跟人家谈呢?

  我们过去的一般说法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不要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

  而现在,我们必须向美方指明“台独”问题的紧迫性和现实性,让对方正视问题十分严重。如果美国仍然听之任之,不采取措施,那么台湾可能就要真正走向所谓“独立”了。到时候,美国人怎么办?是不是愿意跟中国人再打一仗呢?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政治拷问。

  问题的要害与实质是,美方究竟是要“台独”还是要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美国是不是会为一小撮“台独”分子而与中国这样一个核大国兵戎相见?我看不见得。美国人民不愿意打仗,更不会为了一个所谓的“台独”与中国人打一场血仗。两个拥核大国爆发冲突,不只是中美两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的灾难。

  这就要促使美国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作为双方讨论的焦点明确下来。

  戴秉国此次访问美国,一共安排了11场会谈、会见,见了国会、国务院、国防部的政要,还有一些前政要和知名学者。限于本文篇幅,选择三场有代表性的会谈。

  会见学者:拔掉“定时炸弹”的“引信”

  美国人时间观念强,喜欢开门见山,我们需要观点鲜明,在有限的时间里引起对方的兴趣、重视和关注。

  3月8日,早餐后,我会见布热津斯基。他曾经是美国政府决策层内的关键人物,本人也是著名学者。我尽量听他讲。

  

  布热津斯基。

  在谈到台湾问题时,我说:“这始终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如果我们听任陈水扁继续胡闹,沿着‘台独’路线顽固地走下去,这必然会成为中美关系的一颗‘定时炸弹’。”

  布热津斯基说:“世界上能够改变台湾现状的只有中国和美国。台湾当局很清楚,美国不支持‘台独’,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

  我说:“希望中美双方共同努力,拔掉这颗‘定时炸弹’的‘引信’,堵死‘台独’之路。”

  他说:“因应当前的台海局势,最明智的方法是保持克制和耐心。陈水扁那些人巴不得挑起中美对抗,好从中渔利。因此,中美双方都要防止被利用而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他接着说,“美国国内本来就有人把中国视为美国的威胁,如果处理不好,这些人会大肆散布诸如‘共产党中国’对付‘民主台湾’之类的论调。需要指出,这一类言论在美国国内还是很有煽动性的,中方要警觉。”

  

  会见官员:“阻断通向‘台独’的道路”

  8日安排的第一场与政府官员的活动,是会见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凯利。我首先声明:“我不是来办交涉,也不是来吵架的。”

  我说:“陈水扁的分裂活动在不断升级,‘台独’已成为我们面临的现实威胁。希望你们能够在布什总统讲话(美方反对单方面试图改变台湾现状的做法)的基础上再往前走一步,在反‘公投’、反‘台独’问题上发出更明确的声音。总之,美方不能再向‘台独’发出模糊甚至错误的信号了,必须坚决阻断通向‘台独’的道路”。

  “阻断通向‘台独’的道路”是一句新话,这句话中方过去没讲过。在改革开放前,中国人对外交往不那么多,重要的话怎么对外国人讲,周总理都会教给我们。现在情况不同了,不可能有什么人把什么话全都预先教给我们,该讲的话要敢于讲。

  我对凯利说:“中方要求美方明确发出反‘台独’的信号,是因为如果美方不这么做,‘台独’势力会以为无论他们干什么你们都会支持,都会兜底,因此可以为所欲为。两岸都是中国人,我们是最愿意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但是,如果要搞‘台独’,我们就没有什么讨论的余地了。”

  我还对他说:“台湾问题不是什么民主问题,也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制度问题,而是中国的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问题。即使是对政府有意见的中国人,他们中间很多人也赞成台湾与大陆统一,希望美方不要把这个问题当作意识形态的问题来对待。”

  会见鹰派:蜂蜜与苍蝇拍

  3月9日下午,我会见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美国强硬保守派代表人物之一。

  

  沃尔福威茨。

  一见沃尔福威茨的面,我说:“你笑呵呵的,也不大像一个强硬派啊,外边都说你是个强硬派。”他一听笑了,说“你去给我辟辟谣吧。”玩笑过后,现场气氛就轻松多了。

  谈到正题,我首先说:“中国不会同美国争当世界霸主,中国不是过去谋求霸权的苏联。”然后我问他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战略家,你怎么看当前的国际战略形势,特别是台湾海峡形势?”

  沃尔福威茨说,中国人一直认为美国是拿台湾牵制中国,其实我们美国人绝不是这么认识的,也不是这个政策,台湾不是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也不想牵制中国。

  他接着说:“英文里有语句俗语,说的是‘蜂蜜能比苍蝇拍捕获到更多的苍蝇’。你们应给台湾更多的甜头。”

  我说:“我想,我们给台湾的蜂蜜已经非常多了。”

  他说:“但是你们把苍蝇拍拿在手上。”

  我说:“如果苍蝇不叮人、不吸血、不搞‘台独’,那么拍子是不会用的。”

  他说:“但是,拍子在不断地扩大。”

  我说:“关键是不搞‘台独’,外部力量也不要武装它,支持它搞‘台独’。我们每年给台湾很多甜头,如果不搞‘台独’,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它将会得到更大的好处。台湾的未来在大陆,在于同大陆的统一。”

  他说:“除了武力统一这一点,我们在其他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对美国是有益的。”

  我说:“台湾岛内有些人有一种错觉或者是幻想,认为无论他们做什么,你们美国人都会支持。即使搞‘台独’,你们也会支持,特别是美国军方会支持。你们需要打消他们这种念头。”

  他说,“我们已经反复表明,美国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美中之间有许多共识,下次可以谈一谈分歧。”

  思考:

  这次访美对话给我一个深刻感受,就是当中美双方共同面对一个棘手的重大问题时,如果能够坐下来平心静气、推心置腹地深入交流与沟通,就可能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

  台湾问题本来是横在中美间的一个难题,但以此为契机,它恰恰启发了两个大国政治家的战略智慧,让双方真切感受到确有深入对话的必要,而中美两个大国如果真能开展这种具有战略性质的对话,那么将是在外交实践、机制上的一个重要的突破。

  (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在台湾当局的对外关系图谱中,排列前两位的是美国与日本。

  在原国务委员戴秉国回忆录《战略对话》第三章“特别使命”中,回忆了他作为中国政府特使,在2004年3月初,也就是3月20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前往穿梭于美、德、法、日、俄多国斡旋的行程,向各方阐明中方反“台独”立场。

  

  值得回味的是,戴秉国总结访美行程时,用了“开往华盛顿的列车”一词;总结访德法行程时,用了“德法同声反‘台独’”;访俄时,用了“俄罗斯表态积极”;唯独在总结日本之行时,用了“日本不会呼应‘台独’”这个一意味深长的标题。

  如今,民进党当局上台,蔡英文比马英九时期更倚重台日关系,重读戴秉国的赴日片段,显得更有意义。

  会晤外相:表态不够积极

  3月14日下午,我一到东京,就与日本外相川口顺子会谈。

  

  川口顺子。

  我跟她谈了中方对当前台海局势的看法,讲明了陈水扁假借“公投”搞“台独”的实质。我告诉川口外相,这样下去,势必导致台海局势更加紧张,将严重危害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利益。

  我说:“德法已经明确表明态度反对‘台独’,反对旨在改变台湾地位的‘公投’。美国也明确表示坚持布什总统‘12·9’讲话的原则,反对台湾当局借‘公投’改变现状,将约束美国政府官员的言行。希望日本也能与国际社会一道,对陈水扁的‘台独’势力进行牵制。相信日本在这方面可以有所作为。”

  川口外相说:“日本政府将继续坚持日中联合声明的立场,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希望两岸尽快恢复对话,寻求和平解决。”

  她这些话讲得比较原则,一看就是照本宣科。我想我还得进一步说说。

  我说:“中方有三点希望,就是希望日本与中国其他邻国一样,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公开表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明确支持中国和平统一,反对包括‘公投’在内的旨在分裂中国的‘台独’行为;希望日方在涉台问题上谨言慎行,防止出现任何可能被‘台独’势力在政治上加以利用的言行;希望日方在台‘大选’后不要以政府、政党名义发贺电、声明,不要派人赴台致贺或出席台湾领导人‘就职仪式’,切实按一个中国原则来处理有关问题。”

  这个要求就更具体了,我就想要她明确态度,不能有任何模糊。

  她说:“日本政府已经向台湾当局表达了自己的关切,要求从维护台海局势稳定的大局出发,慎重处理有关问题。希望中方采取克制态度,不要使用武力。”

  她还是尽量回避我的话。后来,可能觉得对我的要求不回应一下不好,就说:“日方将密切关注台海局势的变化,愿适时作出必要反应。”

  川口外相在台湾问题上,表态不够积极,也不够灵活。

  晤知华派:对“台独”不必过于担心

  3月14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康夫为我搞了一个小范围的宴请。福田是自民党内知华派的领袖,对华态度一贯比较积极。我与他谈得相对深入一些,我说“日本是中国近邻,在目前这种形式下,希望你们及时向台湾当局发出更加明确的信号。”

  

  福田康夫。

  福田说,日方对岛内形势演变也很关注,对陈水扁“公投”活动已经表达了立场,告诉他们实施“公投”的言论使两岸关系产生紧张,从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出发,日本表示忧虑。这是日本政府当前对台湾的基本立场,没有任何变化。

  他说,对“台独”不必过于担心,如果打压得太厉害,会助长对方的逆反心理。目前情况下,如果日本过多表态,可能刺激台湾民众的情绪,反而可能对陈水扁有利。

  我说,如果掉以轻心,陈水扁就会误判形势,铤而走险。由于历史原因,台湾岛内有些人对日本抱有幻想和期待,这就需要日本进一步发出明确信号。

  福田说,如果台湾对日本抱有幻想,他们总有一天会清醒的。大多数日本人现在热心和中国大陆开展经贸合作,他们不会因小失大。中国对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不用担心。希望中国保持冷静克制,最终实现和平统一。

  我说,我们反对“台独”就是为了避免战争。日本地处东亚,维护台海局势稳定,也符合日本根本利益。

  我又说,刚才我和川口外相会谈时,她仅仅说不支持“台独”,却一直强调反对我们动武,我对此很不理解。因为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要动武,而是陈水扁不断挑衅,在分裂国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应该采取正确的态度。

  福田表示,重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关切,将指示外务省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及时考虑作出必要反应,比如公开表示支持两岸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同时,他说不会再提反对我们动武。比较起来,这个态度比川口外相态度要积极一些,我们谈话的气氛也比较坦率。

  晤小泉首相:在台湾问题上表态比较积极

  3月15日,当天的重头戏是会见了小泉首相。

  

  小泉纯一郎。

  小泉见我时说:“我知道中方对台湾问题的担忧,也十分了解中国正在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作出努力,希望这一问题能够得到和平解决。”

  我说:“我们赞赏日本政府去年12月29日就台湾当局策划‘公投’时所作的积极表态,相信日方会继续坚定不移地坚持上述政策。”

  小泉说:“我一直主张中国的发展对日本不是威胁而是机遇,形势演变正在印证我的观点。去年日中贸易保持高度增长,两国交流和合作也不断扩大。”

  我说:“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对日关系,相信在中日共同努力下,21世纪的中日关系一定会发展得更好。”

  我还说了一句:“您要不到那个地方(指靖国神社)去,两国目前关系会更好。”他一听就明白我指什么,没说话。这次小泉见我比较匆忙,本来他正在国会开会,中间跑出来见我,在台湾问题上他讲了几句话,表态比较积极。

  

  思考:

  戴秉国在文中总结道,在日本一共安排了九场会谈。日本方面的态度不是太好,但最后也基本表明了态度,我们的目的基本达到。

  “态度不是太好”、“基本表明态度”、“目的基本达到”,从外交官笔下能写出这么直白的话,可以想象当时会谈的情景。

  (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