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习马会,习近平访新还有何看点

  习近平主席的新加坡之行,除了关注他与马英九先生的会晤之外,还有不少东西值得关注。

  看现在的中新关系,不妨从1978年看起。

  或许是这是个以华族为主的社会,中国人总对新加坡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而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在某种意义上,新加坡也成了中国发展的微型“样板”。

  被认为是新加坡头号“知华派”的郑永年曾写道,中国的改革开放过程也就是向其他国家学习的过程。在其中,新加坡扮演了一个特别角色,起到了其他国家所起不到的作用。

  

  1978年,当邓小平结束新加坡之行,他对狮城成就表示赞赏。而美国传记作家汤姆?普雷特在《新加坡建国之路:李光耀对话录》一书中写到——

  当时,中国急切寻找有华人为典范的成功模式。1978年,当时并没有大多类似的典范。一是新加坡位处亚洲,而不是北欧;二是当地的人口多数是华人,不是日本人或者西方人,而且新加坡取得了成功。尽管新加坡很小,但你必须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提供借鉴的小巨人表示钦佩。

  有这种感受不只是邓小平一人。

  10年后的1988年,一位复旦大学教授首次踏上新加坡的土地,看着当时亚洲一流的樟宜机场以及气派的乌节路,他感叹上海真是逊色不少。

  日后,这位政治学教授在文中写道,“许多来自西方的观光者说,‘这(新加坡)不是东方,这是西方,完全是西方的文明!’有一位新加坡的知识人士对我说,‘为什么这不能是东方的?过去许多西方人认为,东方人在文化上落后于西方,不可能创造西方式的文明’。今天的世界已经打破了这种说法,新加坡就是一例”。

  这位大学教授,日后成了中南海智囊,他叫王沪宁。

  没错,新加坡没有照搬西方模式,但依旧建立了有效的社会治理架构,成为了上世纪中国政府“取经”的对象。当前中国实行的医保制度、住房制度甚至是车牌制度,都多多少少带有新加坡的影子。李光耀也曾告诉汤姆?普雷特,“1990年朱镕基来到这里,向我们详细了解如何让所有国民拥有自己的房子。之后,朱镕基在上海展开了类似的房屋计划”。

  用一位新加坡外交官的话说,“美国有时会看新加坡不顺眼,因为新加坡告诉亚洲,除了美国模式,你还可以选择其他发展模式。”

  

  再回到当下。如今的中新关系,早已不是过去谁向谁学的问题,而是如何寻求互惠彼此。中国已是新加坡最大贸易伙伴,而新加坡是中国第一大投资来源国。在中新建交25周年的当下,习近平主席访问新加坡,不仅是对新加坡总统陈庆炎6月底访华的回访,更是希望借此对未来中新关系的发展作好规划、指明方向。

  两国关系良好,前提是两国政治关系稳定,而双方领导人间的关系最为重要。被视作李显龙的接班人之一的新加坡“第四代”领袖、职工总会秘书长陈振声部长告诉我说,“新中在最高层是好朋友,双方可以公开、坦白地分享自己各自观点。新中关系达到新阶段,对两个国家的每个阶层都有好处。”

  这不是在假客套。作为新加坡现代政治体制的奠基人,李光耀在生前评价习近平为“属于纳尔逊?曼德拉级别的人物”,而习近平则将李光耀称为“我们尊敬的长者”。作为李光耀的公子,相信现任总理李显龙会把两国领导人间的密切关系继续下去。

  政治关系是基础,而两国经贸关系则是“压舱石”以及“推进器”。李光耀曾告诉汤姆?普雷特,他对中国的关注是为了新加坡长远的国家利益,“如果一个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不搭上这辆快速奔驰的中国列车,或扮演‘非正式后座司机’的角色,就会被远远抛在后头”。

  如今,除了中新自贸区谈判之外,最受外界瞩目的,还是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的选址。新加坡官方的口径是选择中国中西部地区,主要是重庆、西安与成都三地。有分析称,借习近平访新“东风”,最终答案即将揭晓。

  

  在这之前,中新政府分别在1994年和2008年建立了苏州工业园和天津中新生态城两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一位新方官员向我透露,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应该会落户山城重庆。

  李奕贤,新加坡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当地人是这么介绍他的——李部长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中国。关于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他用了“互联互通”一词,“中国西部发展速度慢的一部分原因是它不向外辐射,对外联系少。我们希望第三个项目能帮助提升当地物流、金融、电商科技”。而我的理解是,新加坡一般会钟情于中国较缺乏项目,因此打造西部物流园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错,“中国通”李奕贤提到的“互联互通”,如果放入习近平所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中,那么新加坡是其中一个的重要支点。如今,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或在新加坡注册,或在此成立区域公司、总部、投资中心等,通过新加坡这个支点来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各项业务。因此,用一句广告语说,新加坡作用就是“小身材、大能量”。

  还有一点,或许要跳出中新关系,扩大至整个中国与东盟来看。今年8月起,新加坡将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用中国外交部的话评价说,“中新关系走在中国同东盟国家合作前列”。如今,在中国与东盟关系略显微妙的当下,中国领导人在访问越南之后再访新加坡,以及中新之间积极互动,向外界传递的信息,值得回味。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制图:邵竞,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经两岸有关方面协商,两岸领导人习近平、马英九将于11月7日在新加坡会面,就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交换意见。消息甫一传出,引起台湾舆论和各界高度关注和热议。

  【海基会前董事长】

  两岸领导人会面是两岸交流历史上很重要的一刻,旨在寻找实现两岸永久和平的方式。“我想这对台湾、对两岸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相信两位领导人会在这个重要场合就两岸各界广泛关注的很多议题展开讨论,“我想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一定有很好的影响。”——海基会前董事长江丙坤?

  【台湾方面陆委会】

  此次两岸领导人会面,彰显和平决心以及新的里程碑意义,旨在巩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得之不易的成果,深化两岸之间的交往,为两岸关系发展注入动力。

  希望这次两岸领导人见面可以形成制度性安排,像双方两岸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会面建立常态化联系沟通机制,两岸领导人会面也能够阶段继续往上提升,不止是马英九,以后的两岸领导人一样可以会面。希望台湾各界正面看待并给予最大的支持。——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夏立言

  【国民党】

  两岸领导人会面对于两岸关系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在“九二共识”基础之上,两岸关系能进一步发展,更进一步奠定两岸互信机制。会面对台湾、对两岸和平与合作绝对是正面的。两岸走到21世纪,不需要用意识形态或对抗的态度,绿营也不要“逢中必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

  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两岸关系从化解对立乃至和平发展,两岸领导人会面应是进入合作双赢阶段的重大分水岭。——国民党文化传播委员会主委林奕华

  支持任何有利两岸和平及区域稳定的对话,民意高度关注两岸关系,希望这次会面能符合民众期待,圆满达成。——台湾地区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

  【工商界】

  得知消息后,有些意外但并不吃惊。两岸分隔这么久,两岸领导人能够会面,坐下来好好交换对两岸关系发展的意见和看法,是很大的突破。——新光海航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潘柏铮

  两岸同文同种、同根同源,在共同努力之下开创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局面,对台商而言受益良多。期待会面能谈到两岸民众最关切、最有感的话题,也相信会面将切实巩固台海稳定大局,让老百姓过好日子,续享互利双赢的“和平红利”。——台湾鹏景集团董事长王仲鹏

  台湾中小企业众多,大部分具有含金量却受限于台湾资源不足,急需得到扶持、西进大陆。大陆日前发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要增进两岸同胞福祉,让更多台湾普通民众、青少年和中小企业受益,对台湾中小企业来说是极大的鼓舞。如果两岸领导人会面时就此“点拨一二”,定会更好推动两岸中小企业合作共拓商机。——盛泓京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家蓁

  【媒体】

  《联合报》报道说,这是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将为两岸关系写下历史新页。这次会面,两岸领导人在高度默契下,共同回到“九二共识”后两岸受权民间团体领导人首次接触的地点新加坡。这将是两岸建立崭新关系的新契机,因此台湾无论朝野都应全力相挺促成,没有“唱衰台湾”的理由。

  报道还指出,可以用“水到渠成”来形容两岸领导人会面这一年多来的峰回路转。面对两岸未来走势的多变,两岸领导人会面让两岸交流更上一层楼,也在为下届台湾当局定调了两岸新关系。不论两人谈了什么,都是两岸隔离60多年来,两岸关系最重要的一件事,也将深深影响到两岸未来的发展。

  《中国时报》报道说,历史性的两岸领导人会面即将登场,这是近66年来两岸领导人的第一次会面,有其划时代的历史意义。回顾两岸关系发展过程,1992年两会达成“九二共识”,才促成隔年在新加坡举行的“汪辜会谈”,奠定了两岸近几十年来互动交往、和平协商的基础。相隔20多年,两岸领导人将在具有历史意义的新加坡会面,是否能为两岸本世纪的关系开创新未来,写下历史新页,备受瞩目。

  台湾媒体还在报道中援引岛内学者的相关分析。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教授赵春山认为,这次会面可谓两岸关系的历史转折点。两岸领导人见面,一方面可对过去和平发展所累积的成果加以肯定,也能为未来指出方向,不让已有成果因内外环境变化而出现逆转,不让近几年的和平努力付诸东流,在“制度化和解”的方向上继续巩固和平稳定的台海环境。

  (本文摘自新华社客户端。?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11月4日,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夏立言在台北的记者会上介绍情况。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夏立言4日召开记者会表示,两岸领导人的会面彰显双方维系两岸关系良性互动的决心,是共同维护台海和平的正面讯息,有助巩固两岸和平繁荣与促进区域安全稳定。

  他表示,自2008年至今,两岸两会会谈已经历11次,两岸双方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也已会面6次,两岸关系已到了阶段性发展期。10月,他在和国台办主任张志军见面时,双方就两岸领导人会面进行初步沟通,深感可以继续往前推进。此次两岸领导人会面,彰显和平决心以及新的里程碑意义,旨在巩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得之不易的成果,深化两岸之间的交往,为两岸关系发展注入动力。民调也显示,八成以上台湾民众支持两岸领导人会面。

  夏立言说,这将是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双方在两岸关系制度化发展基础上,进一步展开良性互动对话,是两岸发展进程的重大历史里程。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符合两岸与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希望这次两岸领导人见面可以形成制度性安排,像双方两岸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会面建立常态化联系沟通机制,两岸领导人会面也能够阶段继续往上提升,不止是马英九,以后的两岸领导人一样可以会面。希望台湾各界正面看待并给予最大的支持。

  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发言人陈以信当天表示,两岸领导人会面已经努力两年,绝对不是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所言“突兀之举”。蔡英文担任陆委会主委时,也曾尝试推动两岸领导人会面,民进党秘书长吴钊燮担任陆委会主委时,也曾向立法机构表示“两岸领导人会面是推动两岸永久和平的必经步骤”,为何民进党今天说法却有双重标准?

  针对蔡英文称马英九是“为了个人的政治评价去框限台湾的未来”,陈以信说,马英九上任7年来,已为两岸关系开创一条前所未有且务实有效之路。蔡英文不应该为了选举考量,把两岸议题当成政治操作,阻碍两岸关系制度化与正常化的重要进程。

  当天,中国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也在台南举行的国民党“行动中常会”上表示,两岸领导人会面在两岸历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对未来可能产生的问题或敌意都能降低,也能彼此面对、解决问题。两岸关系发展必须持续进行,秉持和平发展进一步推动合作双赢,希望会面能推动两岸关系未来发展。

  (本文摘自新华社客户端。?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