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案通过!这家只审理一种类型案件的法院为何

  据新华社消息,2018年3月28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强调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目的是完善金融审判体系,营造良好金融法治环境。要围绕金融工作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任务,发挥人民法院的职能作用,对金融案件实行集中管辖,推进金融审判体制机制改革,提高金融审判专业化水平,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金融审判体系。

  根据法律规定,该方案还需由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议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授权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一旦作出授权决定,上海高院将在最高院的指导下,在上海市委及市委政法委的领导下,积极做好金融法院的筹建工作。

  业内人士已呼吁多年

  在上海,相关人士希望设立金融法院的呼声由来已久。

  早在2010年,便有市政协委员建议,加强本市金融审判工作并适时建立金融法院。对此,市高级人民法院回应,设立金融法院可作为一个长远目标,但目前时机尚不成熟。

  2015年,全国政协委员、时任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桂敏杰提出,借鉴最高院设立巡回法庭和成立知识产权法院的成功经验,在上海设立专门的金融法院。他当时建议,可借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与上海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共同设立的先例,本着“精简、高效、扁平化”的机构设置原则,考虑上海金融法院先行设立于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上海各基层法院审判的各类金融案件的上诉,并依法受理属于中级法院管辖的一审金融案件。并在条件成熟的适当时机,考虑设立独立建制的上海金融法院。

  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吕红兵也提议设立专门、专业、专职的金融法院。吕红兵认为,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让司法起到引领市场规范的作用,亟需一支高度专业的法官队伍和统一的金融审判机制。“设立金融法院,既可以突显司法对国内和国际金融市场规则的维护,同时,对争取上海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话语权也有积极的促进意义。”

  什么是金融法院?

  在专业人士眼中,设立金融法院事关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意义重大。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道,首先建立金融法院,推动金融审判体制机制改革,对金融案件实施集中管辖,是实施国家金融战略的需要,有利于更好地发挥人民法院在维护国家金融安全、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职能作用。

  其次是提升中国国际金融交易规则话语权,增强中国金融司法的国际影响力的需要。目前世界主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如英国伦敦、美国纽约等,均建立了与其金融体系特点相适应的专门金融纠纷解决体制机制。建立金融法院,有利于集中力量打造我国金融司法的品牌,向国际宣扬和确立我国金融司法理念和裁判规则,提升中国金融司法的国际影响力。

  第三,建立金融法院,有利于从司法角度服务保障金融改革;有利于法院加强与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直接对接,加强金融市场监管,防控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同时,建立金融法院,对服务保障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实现到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不仅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而且具有现实的紧迫性。

  但是,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设立金融法院到底有何意义?这就得从什么是金融法院说起。

  金融法院属于专门法院的一类,审理的都是与金融相关的案件,比如涉及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等内容的纠纷。在我国,受理特定范围的案件的审判机关被称为专门人民法院,譬如海事法院、铁路运输法院、森林法院等。2014年12月28日成立的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也是专门法院的一种。

  “和上海法院现有的金融审判庭相比,成立金融法院就好比成立了一所专科医院,专业性更强了。” 对老百姓来说,一旦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发生纠纷,当然会期待遇到一位懂行的法官,得到公平公正的审理。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案件专业性极强,对审理的法官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要搞清案件来龙去脉难度很大。

  实践中,有些案件会被当作一般民商案件审理,造成该类案件的审理尚存在一些问题。这次成立金融法院,无疑有助于提高金融审判专业化水平。

  成立金融法院水到渠成

  2010年,市高院在办理市政协委员提案时认为,“金融法院”的构想具有前瞻性,但从社会收益与制度成本平衡等诸多因素考虑,时机尚不成熟。当务之急是培养更多掌握法律和金融知识的专业人才。

  “今年1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五年来全市法院审结各类案件314.79万件,同比上升52.7%;共审结一审民事、商事案件203.97万件,同比上升65.6%;共审结一审金融案件47.8万件,同比上升358.3%。”吕红兵列出了一组数据,从这组数据不难看出,金融案件数量的增长幅度远超其他案件。

  另一方面,这些年来上海法院金融审判工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早在2009年6月,上海高、中两级法院即建立了金融审判庭。随后,浦东、闵行、黄浦、静安、虹口等多家基层法院也相继建立了金融审判庭。

  吕红兵坦言,经过走访调研,并请教了其他长期从事金融商事业务的律师、审理过金融商事案件的法官,他认为,现在正是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好时机,水到渠成。“上海各级法院受理的金融案件数量多、经验足,金融审判法官专业性较好且队伍相对稳定。”

  此外,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国资本市场最为重要的三大交易场所,即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均位于浦东新区,客观上有助于金融案件的集中审理。

  目前,上海正在全力推进“五个中心”建设,知产法院和海事法院已经为上海的科创中心、航运中心提供了坚实有力的司法保障。上海高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金融法院的成立,势必与知产法院、海事法院形成合力,共同为上海“五个中心”建设大局提供更加优质的和全方位的司法服务和保障,上海法院的审判体系将更加科学、更加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