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财富增值再分配,老小区装电梯可能永远无

  随着我国老龄化的加剧,老小区加装电梯的诉求被不断放大,这几年,各地政府在项目审批上有不少流程简化,并对加装电梯给予了力度不小的财政补贴,最高纪录达单笔24万元。但即便如此,能从诉求走向成功安装的小区寥寥无几。

  一个核心的问题是,随着房价的上涨,公众的物权意识增强,“谁出钱,怎么出钱”这些以前争论的大问题,现在成了小问题。横亘在不同业主内心的,是不同楼层在加装后的实际收益不同。所以,从物权的角度审视老小区加装电梯问题就变得非常必要。

  今年7月,全国老龄办、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的意见》,其中就提到要加强社区、家庭的适老化设施改造,优先支持老年人居住比例高的住宅加装电梯等。但不少地区试行的办法遵循“一票否决”制,即具体某个单元加装电梯,须该单元业主全部同意。在浙江某地,有业主为了给老母亲加装电梯,索性将整栋楼整体买下。但这种“有钱任性”不可复制。对于大多数普通居民来说,加装电梯就是一条漫长的沟通之路。

  在邻里关系熟、相互感情较深的小区,确实有通过打“感情牌”解决问题的先例——当了多年的老邻居,看到住在高层的老人爬楼不便,有的甚至因为生病常年不能下楼,低楼层的业主动了恻隐之心,愿意吃亏加装电梯。但温情牌有效的情况可遇不可求,尤其是随着房价的提升,财富增值再分配成为绕不过去的要素。

  笔者通过做社区治理的机构了解到,现在到老小区进行民意调查,改装意向的强弱更加与楼层高低成正比:

  1楼意向为“负”,因为加装前它是老年人居住较为方便的一种选择,加装后不仅不增加便捷度,还会让其在二手房交易市场的优势不再;对2楼居民,加装电梯会带来一定的便利性,但相较于便捷度,加装电梯同样会让其在二手房市场的优势缩水,其房价的上涨和高楼层无法媲美。

  3、4楼是一个比较微妙的存在,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一直有“金三银四”的说法,加装电梯成功后,小区整体房价会上涨,但这主要是相对周边没电梯的老公房的增值,在本小区,其增值远不及5、6层,而一旦其它小区也加装电梯,收益进一步弱化。

  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5、6楼得利最多,但所谓的房价上涨属于未来期待,需要在买卖中才能实现,对于老年住户而言,自住主要还是便捷度的提高。

  基于上述因素,“协调”在本质上就要让各家对成本与收益的权衡中感到有收益。也因此,传统做法所用的抽选群众基础好的小区人员成立专门工作组,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的方法显得不够用了。不少小区遭遇过这样的尴尬——在征询意见阶段,业主表示同意,但等到要切实推进了,“如何出资、如何补偿”的实际问题成了“拦路虎”,加装电梯能否成功的关键还是在于补偿是否到位。

  这在已经实现加装的小区中也能得到佐证。不少之前成功改造的小区其实并不是简单地加一部电梯,而是“加层加面积”。比如,有的小区通过改造外扩给小区内的每户人家增加了一定程度的住房面积,又比如,在加固地基的基础上对原层高实施再层,让一楼的住户搬至顶楼,腾出来的底楼增加居委物业办公、便民服务站等功能。

  所以,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正视物权理念。对于持反对意见的低楼层,要打破僵局,需要从经济的角度去考量,测算不同产权的成本与收益,让各家各户在总体收益上实现相对平等。当然,因为区域位置的不同,要做出一套标准化的低楼层补偿方案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有一天,在每一个有加装电梯意愿的小区里能大大方方谈钱,这事才有可能走上快速通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朱珉迕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国务院扶贫办新闻发言人、政策法规司司长苏国霞10月10日在京表示,一些地方因为担心扶贫考核评估过不去,出现了拖延症倾向。其在去年10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好多地方有了“脱贫急躁症”的现象,过去是想争戴贫困的帽子、多得政策的支持,现在可能是想给自己树立政绩,就虚报脱贫的数字。

  “数字扶贫”“虚假扶贫”的害处,一年来已经谈得很多。脱贫工作是一项实实在在的工作,不是靠坐而论道喊出来的,而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不是靠虚报数字来装点门面的,而是靠写在大地上的政绩来印证的。否则,好做“数字游戏”,唯愿“吹大求高”,整个扶贫脱贫工作就很有可能出现“认认真真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的情况,从而导致整个扶贫脱贫工作的失败。

  而另一方面,“攻坚战”如果患上“拖延症”,同样贻害无穷。出现拖延症的原因,不外乎这样四个方面:

  一是“歇一歇”的观念作祟,总以为抓这项工作,自己既动了脑筋也流了汗甚至流了血,既有功劳也有苦劳和疲劳,不能再打疲劳战了,不妨暂时来个“休养生息”而透口气;

  二是“等一等”的想法作怪,总感到本地区老是走在前、冲在先,万一上面来个“鞭打快牛”,在考核评估中过不了关,那就会吃大亏;

  三是“看一看”的心理作梗,总认为越到后头,攻坚的难度就会越大,倒不如看看别人是怎么干的,让别人先去闯;

  四是“放一放”的思想作孽,总觉得花在这项工作上的精力已经不少,也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现在可以放缓些,而将更多精力转移到抓其他工作上去。

  上述拖延症,在许多方面都有存在,看似都有道理,但实际都经不起推敲。归根结底,是一些地方干部的政绩观出了问题,是我们的干部的作风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引起高度警觉,脱贫攻坚也好,其他方面的攻坚也罢,都会停滞不前,甚至功亏一篑。

  扶贫攻坚,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壮举,更是党和政府对人民群众许下的庄严承诺。承诺就如军令,军令就绝无戏言。能否自觉履行承诺,考验各级干部的政治情怀、责任担当,也考验着勇气、智慧和力量。“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扶贫脱贫的目标和任务已然明确,它就在我们面前——谁也没有退路,事实上也不允许谁留退路,因为退路只意味着死路,只意味着对党和人民的背叛。

  “我们的工作到底是对人民、对历史负责还是对自己的政绩负责?”国务院扶贫办新闻发言人、政策法规司司长苏国霞的一言反诘,掷地有声,其既是对一些地方扶贫脱贫工作出现拖延现象的直面批评,也是对各级参与扶贫脱贫工作干部的鞭策引导。为此,各地要抓住典型事例,切实加强对干部进行树立正确的政绩观的教育,并通过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相关的考核评估机制,确保干部不敢、不愿、不会、不能在扶贫脱贫工作中或弄虚作假或敷衍了事或虎头蛇尾。

  “行百里者半九十”,扶贫脱贫工作作为一场硬仗,越到后头其工作任务肯定会越艰巨。但“拖”永远不会解决问题,只会制造新的问题。我们总要相信事在人为,哪怕是再难的工作,只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标准而作出“合理的有序的安排”,只要真的“撸起袖子加油干”,靠“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作风干实、靠拓宽思路、善于创新的品质干准、靠一心一意、持之以恒的精神干久、靠你追我赶、敢争一流的情怀干精,靠突出重点、统筹推进干好,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朱珉迕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